西北行走日记 陇上杏花第一村
浏览数:267

这个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被誉为:陇上杏花第一村!
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唐代诗人杜牧所描写的杏花村令人心驰神往。美丽的河州,就有这样一个“杏花村”,这就是东乡族自治县的唐汪川。这里生产的唐汪桃杏,个大肉厚,汁多味美,是鲜果中不可多得的名品,一直享誉西北。


唐汪川地处洮河下游的河谷地带,与陇上名城临洮县一水相隔,曾经是河州通往省城兰州的必经之路。正如杜牧诗中所描述的,清明时节,也正是唐汪川桃杏盛开之时,但此时的唐汪川呈现给人们的景色,不是细雨霏霏,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悲悲戚戚,也不是在诗中吟哦的“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”所能表现的,而是巧夺天工般铺开一幅浩大的“唐汪春杏图”,招来无数游人,前来踏青、观光。



站在高高的牛形山上极目眺望,眼前的唐汪川早已是一片春的海洋了,田野里,禾苗泛着嫩绿,洮河之水像一条长长的玉带无拘无束地伸向远方,侧畔是一川杏林,数十里放花,红的如火如荼,娇艳热烈,白的如云如雪,圣洁淡雅。期间,几座建筑精巧的清真寺若隐若现,更增添了几分神秘安宁,只见花团锦簇处,三三两两的农妇在禾田里除草,牧童在牛背上横笛,好一派悠闲的田园风光,令人心旷神怡,相比之下,颇感陶渊明在文章中所描绘的世外仙境桃花园景呈现面前,大有神韵飘逸的感受。



踏着山道,来到姹紫嫣红的杏林之中,别有一番情趣,唐汪川的确不负“陇上杏花村”的美称,田间地埂、房前屋后,到处是枝节横生的桃杏树,处处农家小舍,隐藏在杏花深处,小院里,杏树鲜花盛开。人们说:家中无桃杏,愧为唐汪人。杏花美化了唐汪川的环境,杏花装点了唐汪人的生活,唐汪人的梦里也飘逸着杏花的芬芳,连着一个美丽的传说。



唐汪多产杏,但并非本地产,传说很久以前,唐汪川有个年轻的后生,以当“脚户”为生,经常走云南、下四川。有一日,正当他赶着牲口行进在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,忽听前方有一女子呼救,急忙赶上前去,只见四五个大汉正在扭打一位年轻女子。路见不平,理当拔刀相助,“脚户哥”拿出平日练就的手脚,三下五除二,驱散恶棍,救下女子,那女子见自己被一个年轻小伙相救,作揖称谢:“好心的脚户哥,我叫桃杏,在天专管仙果培植,却见世间贫苦无靠,便偷偷下凡,原希望能播洒琼果,造福人们,却不想碰见这帮子人,见我年轻好欺,便是纠缠不让我走,幸亏碰上你好心相救,我一个女儿家,眼下无依无靠,愿以身相许,请脚户哥将我收留。”这可难为了“脚户哥”,他夜宿宵行,餐风食露,领上个女子多不方便。桃杏姑娘看出脚户哥的心思,轻轻地说道:“脚户哥请不要为难了,桃杏决不会连累你的,只要你不嫌弃我,我送你一样东西,只要你戴在身上,我会始终陪伴着你。”



桃杏姑娘从身上取下一个葫芦,郑重地交给脚户哥,并语重心长地嘱咐:“这葫芦是我随身之宝,口子密封着,在路上千万不要打开,等回到家里再打开。”说完话,桃杏突然不见了。



脚户哥将信将疑地携带葫芦上了路。



这天,翻过一座大山,已是日落西天,眼看就要天黑,却前不见村,后不着店,“脚户哥”只好在一座山崖下露宿,颇感孤单,想起葫芦里的桃杏仙女,心想此时请她出来说说话,去闷解乏,好在深山寂寞过夜,便有一到金光腾空而去,再朝里看,葫芦里却有一枝嫩闪闪、翠生生的杏条剪枝。“脚户哥”方觉悔恨莫及,又万般无奈,只好带了杏树枝条回到家里,培植在自家园中,为了怀念桃杏姑娘,取名桃杏,星转斗移,到如今,唐汪已是桃杏满山川了。农历六月的河州,已经到了快要收割的季节,金色的麦浪荡漾在无垠的田野里,此时的唐汪川更是一派丰收的景色,麦收之时也是杏熟之机。



唐汪川的逢集日,小镇上人声鼎沸,熙熙攘攘,红男绿女中,有本地的农民摆摊卖杏,更有兰州、定西、临夏等地的客人前来观光、卖杏。在这人的海洋,杏的世界,街道两旁的大小箩筐里,摆满了各种杏果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大桃杏了,也有年龄十来岁的新杏树,还有新栽植的小杏树,高低相间交错,生机盎然。



只听见老人老远高呼:“索菲娅,客人来了!快搭云梯去摘下新树上的桃杏,让客人们尝尝。”随着应声,从窝棚房里钻出一位头顶绿乔起纱盖头,苗条端庄的少妇,略带几分娇羞地跟我们打过招呼以后,便提着篮子摘桃杏去了。杏园老人的儿媳妇是从农技学校毕业后就来到唐汪川培植桃杏树,兴时的很,各家各户抢着请。不一会儿,她已经摘来了满满一篮杏子。



园林树下尝杏,别有一番滋味。刚下树的桃杏沾有露水,那色泽象抹上了胭脂,格外艳俊,丰腴厚实,散发阵阵浓郁的芳香。用手轻掰,一分两瓣,杏核杏肉分离干净,放进嘴里,用舌头一垫,琼浆玉液,渗入喉头,不留丝丝杏渣,桃芬杏干、清纯无比,正是沁心透肺,与在市场品尝,确有天壤之别。



唐汪川桃杏远近闻名,除了品种外,这里的土壤、水质、自然气候对造就桃杏都有关系,同样的杏树离开本土,无论你怎样栽培,味、质都要变,惟有此地,得天独厚。这些年,唐汪川人尝到了桃杏的甜头,开始大力更新栽培杏果技术,发挥地方特产的优势,让杏树速长早结果,桃杏树真正成了唐汪川人的摇钱树了,光桃杏一项收入,咱们农家多的可收几千元至上万元,少的也在千元。这日子越过越红火了。夕阳西斜,把金辉撒向唐汪川,桃杏林一块进紧挨一块,分不出地界。群山环抱一湾翠绿掩盖的河滩,大桃杏树似顶天立地的遮阳巨伞,高高撑起,枝挺叶茂,绿叶掩映着颗颗桃杏,密集地压弯枝头,光彩夺目。